澳门新葡新京5475  |  客服电话:0551-65312862、65313796  |  邮箱登陆  |  OA登陆  
 
 新葡新京书院 您的当前位置:澳门新葡新京5475 -> 新葡新京文化 -> 新葡新京书院  
王淦先生2010年6月7日晨会分享:儒家文化与科技创新
发布时间:2010-06-30 文章来源:澳门新葡新京5475  浏览次数:12011

科技创新是社会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量,从一定意义上来讲社会发展过程就是科技创新的过程,人类社会的文明史就是一部科技创新演化史。科技创新对于一个国家、民族和企业的前途和发展都是生死攸关的。 

社会文化与科技创新具有紧密的联系。文化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这里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文化有“好的文化”与“坏的文化”之分。所谓“好的文化”是指能推动科技创新持续健康发展的创新文化;所谓“坏的文化”是指对科技创新发展起到阻碍作用的那些文化因素。二是即使同一种文化,它本身也具有两面性,即它从某个角度而言,它能推动科技创新的进步;但换一个角度来看,它又扼杀了科技创新。可以说,任何科技创新都是特定社会文化的产物,任何科技创新活动都打上了它所处的特有的文化时空的烙印。正像后现代主义学者费雷所言,“从根本上说,技术是需要和价值的体现,通过我们制造和使用的器具,我们表达了自己的希望、恐惧、意愿、厌恶和爱好。技术一直是事实与价值、知识与目的的有效结合的关节点”。科技创新本身是需要一定的“好”的文化土壤的,它的发生与发展离开合适的创新文化是不可想象的。

一、儒家文化阻碍科技创新吗

儒家文化排斥和阻碍科技发展的观点,近百年来是十分流行的。20世纪初叶的新文化运动中,中国知识分子认识到,近代中国已经全面落后于西方,最明显的是工业落后、技术落后和科学落后。于,一方面要急起直追,向西方学习,另一方面,又要批判和消除被认为不利于科学技术成长发育的传统文化。而在传统文化中,儒家文化居于核心地位。于是在提倡科学、提倡民主的同时,要全面清算儒家文化;于是打倒孔家店成了响遏行云的口号。上世纪70年代初也有反儒反孔运动,只是起因、过程和方式毫无理性可言。

儒家文化排斥、阻碍科技发展的观点和论断,自然有其立论的基础。然而,一个社会的科学技术能够获得高度发展,必然有其赖以发展的各种原因,其中包括政治原因、经济原因及其思想和文化原因等等。反过来,近代中国科学技术的衰落,同样也是政治、经济、国际环境等诸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不能简单地归咎于儒家文化。德国在20世纪曾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能将原因归咎于康德、黑格尔或马克思等任何一种思想吗?

早在二千多年前由孔子创立的儒家为何能在百家争鸣的过程中打开局面。后来逐步为各朝统治者所利用,并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成为中国人民精神上的能源基地?它果真像有一部分人所说的:中国近代科学技术落后于西方,儒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其实孔子是无辜的,儒家文化是无辜的,儒家文化就像一把枪,好人把它拿来打坏人,坏人把它拿来打好人。如果说,统治阶级把儒家思想拿来作为统治大众的工具,问题是出在统治阶级上,而不是孔子。需要打倒的是封建统治,而不是孔家店!真正阻碍中国科技发展的根源是科举制度!

二、科举制度是阻碍科技创新的罪魁祸首

中国唐宋以后实行的科举制把人捆在两千年前的古书上,科举考《四书》,《五经》或《十三经》等,要求死记硬背至倒背如流而“融化于心”。科举制不管现实需要,只要你把《四书》,《五经》背熟了,就能搏得功名,就有官当,发大财,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所以中国传统读书观就是考取进士,把获得“状元”当作最高目标,为此不惜舍弃身家性命,《儒林外史》里的“范进中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个人一旦中举就会鸡犬升天。

科举制的产生不是偶然的,曾经发挥过一定的作用,如代替世袭制和倡导了一定的公平,但必须看到,这些都是很有限的,很短时间的。随着历史的发展,特别是宋代以后,已成为时代发展的绊脚石,在整体上它的本质是违背社会发展的。非常可怕的是这种制度造就了一批顽固不化的保守势力。

如果列数导致中国衰败之原因,科举制当首推其中,科举及科举情结实为罪魁祸首之,应列为批判封建教育的第一目标。科举之祸为六毒,即守旧、贪、私、官、赌、利。①守旧。一切惟尊旧例,而放弃创新和发展则必然滋生腐朽。②贪。科举搏的是个人的功名,要功名干什么?目的只有一个:个人当官发财。即科举是为个人谋利的。③私。科举考试使人变得非常自私。明代最后一个皇帝吊死后,所有从尸体边经过的大臣,没有一个人动容,李自成觉得看不过去,抓住一个问:“你是皇帝的宠臣,你为什么不为皇帝的死而悲哀。”这人回答说,我应举苦读了这么多年,你说我怎么能为了他来牺牲我这辈子的荣华宝贵呢?皇帝在位他骂李自成是贼,千刀万剐,现在他为己之利立刻就反过来了。④官。即当官,官本位。读书是为了当官,工作中争官,只要能当官,做狗当奴变买良心都行。因此一旦当官立刻变着法子生钱,滋生贪污腐化。而科举制正是中国官本位的基础。⑤赌。中国人,当然不是每一个中国人,似乎有好赌的习气。中国人的这种赌的潜意识,从根源上是科举制营造出来的。科举培养了这种赌一把的潜意识:读读读,赌赌赌,中了就像范进那样立刻身价百倍,大荣大贵。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只要读书,搏得功名就会一切从天而降。⑥利。即读书以谋利为目的,人生在于个人谋利。只要有“利”就一往直前,奋不顾身。现在很多人,斤斤计较,非常精心地营造个人的小安乐窝,什么民族、国家的未来等等都不要了。从根源上看,都是科举制造成的结果。

在过去,凡一切事情只有与科举相连,就必生腐朽。现在这种教育思维还在影响我们的教育发展,还在搏高考“状元”。从过去搏升学率到现在搏升重点大学率、升上清华、北大率,所以必须革除这种科举思维,重新定义教育,从求功名变成注重社会功效,从培养学究变成培养科技精英。只有这样,才能具备科技创新的社会文化

三、如何构建适合科技创新的社会文化

首先要打破科举制度,这一点中国做起来非常困难,因为首先要走出官本位的怪圈。科举制本质上是一种维护大一统,保护专制的手段。为此,第一,要解开科举或考试成绩简单地等同于官职或某一职位的做法,走出应试教育的怪圈。第二,要变考试大国为创新大国。中国学生最苦、最勤奋,但是创新能力最差,这都是应考教育模式造成的。有人说中国现在的统考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认为没有统考就不公平,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否则只有走后门。这实际就是明清官员的语言啊!我说,如果一个民族以牺牲其未来去搞虚伪的公平(北京考生与山东及贵州等省考生进北大的分数1998年相差150分左右)或应对人情,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更严重的是,这些统考都是在磨练应试功夫,本质上是在阉割和压制人的发展,我们的学校、我们的教育在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考试机器。所以,中国要走向创新就要从统考中走出来。

二是重新审视我国传统教育文化,实行教育创新,为科技创新实践提供更适宜的人才。从教育的角度而言,首先是要转变教育理念。能否实现教育理念的转变,对于整个民族的科技创新能力和发展前景将会产生直接的影响。在这里,教育理念转变的关键就是应该从传统的“应试教育”转向“素质教育”。要实现这一点,教育主体与客体都必须转换“范式”,即作为主体的教师在教学活动的视野拓展到“学会学习、学会生存、学会关心、学会共同生活”之后,必须自觉完成从“教书匠”到“合作者”、“指导者”的角色置换,实现教学效果最优化,以精湛高超的教学艺术和教学策略促进学生的发展与进步。而作为客体的学生也应该转变以往的追求目标,不仅完成对知识的学习和探究,更应该让自己做一个完全的人、健康的人、具有自我发展意识的人。我们只有客观理性地分析各种文化在科技创新实践中所扮演的角色,扬长避短,将各种合理的文化因子潜移默化地植入科技创新活动与科技创新主体中。

再次要改造儒学,从独尊儒术到兴新科技新文化。如何对待儒家文化是关系中国民族发展的大问题。儒学在春秋战国只是百家中的一家,正是有了百家才使社会能够平衡和繁荣,西汉董仲舒提出“三策”,即独尊儒术,办太学,选官,致使儒学走上了一种仅仅用于维护专制统治需要的文化模式,这种文化给中国的发展带来了很多问题。所以《财富》杂志给中国发展开出的第三个处方就是“儒家伦理要束之高阁”,就要说把它扔掉,不要它。在中国历史上,凡是读正史出身的人基本上没有任何一个有巨大成就。在中国四大发明中,火药发明我们拿来搞红白喜事,放鞭炮,西方拿来造火炮打仗,来攻打我们。

四、正确运用儒家文化推动科技创新

传统意义上认为,儒家文化是“坏”的文化,对科技创新不利。如我国传统文化中的权威主义思想和等级制度思想与科技创新机制所要求的自由平等精神就是背道而驰的。因为任何科技创新都是以不同方式对原有权威的挑战,儒家学说的开创者孔子一心追求“礼”,对“犯上”的行为十分痛恨,要求人们“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而“唯上”是创新的大敌。并且,这种权威主义思想和等级制度思想又派生出“官本位”的传统职业观和“官贵民贱”的封建价值观。这导致在封建社会中人们从事的各种职业中,“官”始终位于各种职业之首,正是“不管哪个时代,人们如何划分职业,结果有何不同,但有一点所有划分都是不谋而合,那就是无一例外地把‘官’放在第一位”。而这种“官本位”的传统职业观,使中国人缺乏一种“为科学而科学”的纯学术精神,这一点与西方人大不相同,西方有为科学而献身的布鲁诺、伽利略,而在中国的历史上还不曾见到。

当然,前面说了,儒家文化本身是无辜的,就看我们怎么利用。儒家文化的核心内容是: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如果我们正确理解,重新诠释,对科技创新还是有巨大指导意义的。

仁:爱人。孔子思想体系的理论核心。它是孔子社会政治、伦理道德的最高理想和标准,也反映他的哲学观点,对后世影响亦甚深远。爱人既为仁的实质和基本内容,而此种爱人又是推己及人,由亲亲而扩大到泛众。

当今社会,作为咱们现代人,仁不但要体现在爱人,也要体现在爱自然,爱动物,爱地球上。作为科技工作者,如果没有一颗仁爱之心,就无法进行团队创新,因此,仁对科技创新至关重要。

义:原指"",即行为适合于""。孔子以""作为评判人们的思想、行为的道德原则。义就是社会责任,只有承担起社会责任,才能有科技创新的强大动力,科技创新的目的才会纯正。

礼:孔子及儒家的政治与伦理范畴。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的道德规范和生活准则,对中华民族精神素质的培养起了重要作用,但随着社会的变革和发展,特别是封建社会后期,它越来越成为束缚人们思想、行为的绳索,影响了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礼在做学问上就是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只有尊重别人,不断进步,科技创新才会更加完美。

智:同"",孔子的认识论和伦理学的基本范畴。指知道、了解、见解、知识、聪明、智慧等。内涵主要涉及知的性质、知的来源、知的内容、知的效果等几方面。关于知的性质,孔子认为,知是一个道德范畴,是一种人的行为规范知识。智很容易理解,科技创新不但要积累一定知识,更要有创造性才智。

信:指待人处事的诚实不欺,言行一致的态度。为儒家的"五常"之一。孔子将""作为""的重要体现,是贤者必备的品德,凡在言论和行为上做到真实无妄,便能取得他人的信任,当权者讲信用,百姓也会以真情相待而不欺上。搞创新,做学术,需要诚信,如果为了功名利禄造假,抄袭论文,侵犯别人知识产权,又谈何创新?

五、结论

从以上论述可知,科技创新的发生与发展离不开合适的创新文化,儒家文化并不总是阻碍科技创新的,阻碍科技创新的是中国根深蒂固的科举文化。儒家文化中的核心:仁、义、礼、智、信,都是有利于科技创新的,对科技创新具有促进作用。

上一篇: 王万禹先生2010年5月31日晨会分享:反季节蔬菜、转基因食品——儿童危险的食品
下一篇: 2010年夏令营信息
加入新葡新京 | 联系我们 | 官方微博 | 技术支持 : 浪讯科技
COPYRIGHT © 2013 GZE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09008370号  您是第   位访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